兩套房拆遷遭遇不公平補償誰來傾聽楊世山呼聲

跟蹤   來源:舟山信息網  責任編輯:百花殘  2019-10-31 16:36:43
  兩套房拆遷遭遇不公平補償誰來傾聽楊世山呼聲
 
 
  10年前,安微省滁州市南譙區烏衣鎮在開發建設中對烏衣鎮四橋村菜莊隊村民楊世山的第一套合法房子進行了強拆,一直沒有得到任何補償。

  時隔10年后,楊世山的第二套房又在滁(滁州)寧(南京)快速段改擴建拆遷范圍中,再次被列為了拆遷對象。“
 
 
  這一次,楊世山說:我將用生命捍衛自己的合法財產,在賠償沒談妥之前絕對不搬。為自己討公平,就是為國家爭公平。”

  楊世山不會妥協當地政府非法的強征強拆

  在滁(滁州)寧(南京)快速改擴段中,讓人感到驚奇的是原本暢通的四車道公路卻受阻于一棟磚混結構的樓房變成兩車道,疾馳的車輛常在此處變緩慢受阻,險象環生。民房前,一個身體單薄的中年男子獨守屋前不顧疾馳而奔的汽車揚起的灰塵飄灑在臉上,雙眼透射出警惕的目光掃射著四方。

  馬路對面,塵土飛揚。幾臺挖機揮舞著利器正在作業,一棵棵樹木被連根拔起,一塊塊土地遭到破壞,變得千瘡百孔。矗立在公路旁的一家房產商的廣告牌標語惹人注目:“彼岸就是幸福。”可對于居住在這塊廣告牌對面的楊世山一家來說,幸福好似與他家無緣,全家人的臉上全是“愁云”一片。

  據烏衣鎮四橋村的村民講,獨守屋前的男子叫楊世山。在烏衣鎮四橋村,楊世山是當地的“名人”。他的得名不僅僅他是四橋村受人尊重的村醫,更因為他是南譙區烏衣鎮政府在滁(州)寧(波)快速段中南段推行的“強征強拆"中有名的“釘子戶”。當眾鄰紛紛外遷時,他沒有離開;當轟鳴的機器把他家變成一座孤島時,他沒有退讓;當拆遷辦聯合村委會以不簽字搬遷就對他村衛生室村醫的工作做停職處理時,他沒有妥協;當他自謀職業,卻被區衛生局給他“扣上”非法行醫的帽子要對其罰款時,他更沒有屈服。

  楊世山的戶口莫名其妙被空掛

   
  在楊世山的獨院前,說起自己的“壯舉”,楊世山緊握拳頭,語速很快,明顯感覺到他非常激動。

  他說,事情的起因一切源于第一套房拆遷時的賠償。第一套房屋是由他父親出錢,以堂哥的名義由同村村民處代購宅基地110.9平方米,在取得了合法的土地規劃許可證后自建一棟221.9平方米的住房。房屋建好后。
 

 
  1998年全家舉家從安徽省滁州市定遠縣老家來到南譙區烏衣鎮四橋村菜莊隊居住,并在此居住地入了戶,戶口性質為農村戶口。為了生計,父親將一樓兩間房用于經營日雜百貨店以補貼家用,并到到當地工商部門辦理了日雜百貨店營業執照。

  2008年,南譙區烏衣鎮開發工業園區對四橋村大肆征地,楊世山的第一套住房被列為了拆遷對象,依照農村戶口他家本應與村里其他村民一樣享受到村里按人頭分配的公共面積的補償款,然而他家卻沒享受到一分錢的補償款。

  村里的答復是:他家屬于城鎮戶口為由拒絕了他家該享有的福利。

  本屬于農村戶口的他家怎么會無緣無故變成城鎮戶口呢?

  “原來,在2003年,四橋村范莊隊隊長周永海找到他以村里要規范戶籍住址與戶口簿登記一致,便于管理為由要走了他家的戶口簿。當時,周永海要走戶口簿時,還一再承諾只拿去核實,一個小時后就歸還。他信以為真,沒有多想就拿給了周永海。當時周永海歸還戶口簿時楊世山也沒在意,后來給孩子上戶口時才注意到戶口簿上的地址變成了烏衣鎮車站北路23號,他隨即到派出所查實,得知此地址的戶主是烏衣鎮法華村支部書記楊世國家的,而楊世山的戶口則附在了楊世國的后面。”

  “派出所對此解釋為空掛戶,即為一戶兩主,并且從原來的農業戶口改成城鎮戶口。因當時沒有牽涉到房屋拆遷事宜,也因為維權淡薄,他也就沒有把空掛戶口當一回事,并沒有將此事放在心上。”
 
.  空掛戶口剝奪了應該享有的補償權利

 
  空掛戶口給他帶來的傷害讓楊世山至今欲哭無淚。

  作為同時期拆遷的用于經營的其它家商戶有的人分到了門面房,有的人按照面門房價格的標準給予了居住房的補償,然而他家由于屬于空掛戶口,除了沒有得到一分錢的補償外,用于經營百貨店的兩間房屋也沒有按照門面房的標準給予其相應的補償,就連居住房的補償都遠遠低于同期標準。

  由于補償太低,楊世山一家拒絕與拆遷辦達成拆遷協議,導致10年前被強拆的第一套房至今沒得到任何補償。此時的楊海山才認識到當初隊長周永海私自改其戶籍是早就計劃好的,作為生產隊長,當初他應該早就知道要征地了,所以他就把楊世山家的戶口改成城鎮戶口,讓楊世山一家不不能參與生產隊的補償。真可謂用心險惡。

  為了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楊世山當即要求村委會將其戶口遷回房屋所在地,并重新改為農業戶口,村委會已經同意了楊世山一家將戶口從車站北路23號遷回蔡莊組原籍居住。

  可是,由于房子己經被拆掉了,楊世山一家要遷回的地址已經不復存在。皮之不存,毛之焉附?村委會的同意書,對于楊世山來說,就是一紙空文,一張廢紙。該遷的戶口沒遷成,該得到的補償一分沒得到。
 
  停職處理高額罰款逼迫楊世山就范

 
  就在第一套房屋因為被他人擅自空掛戶口導致補償權益被剝奪一直還懸而未決的情況下,2010年,滁(滁州)寧(南京)快速通道路南改擴建需對楊世山從范莊隊村民凡波購買的宅基地自建的第二套房屋進行征收,也就是說楊世山位于烏衣鎮范莊隊的第二套住房又成為拆遷對象。

  真可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這次拆遷補償條款更是欺人太甚,居然只給補償款,拆第一套房子的時候政府還答應給安置房,現在要拆第二套住房了,就連安置房也省了。楊世山需要用拆遷的補償款自己去購買安置房,并且補償款也低于同期拆遷戶。

  由于有前車之鑒,這一次楊世山說什么也不會再重蹈復轍,在一切還沒談好的情況下拒絕在任何協議書上簽字。政府看楊世山遲遲不肯簽字,就開始想盡辦法找碴,首先從他的工作下手。

  楊世山本于2004年考取安徽省鄉村醫生從業資格證,于2009年在烏衣鎮白廟村衛生室擔任醫務人員,可是由于其不肯簽字拆遷,鎮黨委書記兼拆遷辦公室副主任對楊世山作出了停職處理,責令楊世山什么時候簽字什么時候回來上班。

  盛氣凌人的領導以為這樣就可以逼迫楊世山屈服,可楊世山并沒被嚇倒,倔強的楊世山自謀出路,并在2011年取得針灸科醫師資格證書,于2012年在烏衣鎮范莊開了一家證照齊全的推拿理療室 開始了自己創業之路。

  由于楊世山不在拆遷協議上簽字, 2013年10月底,南譙區衛生局公然利用公權力以他未取得《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為由,對其處以罰款5000元,沒收違法所得60000元的經濟處罰。
 
 
  在巨額處罰面前,楊世山依舊沒有妥協,他知道衛生管理部門利用行政手段,以促成拆遷為目的,對其進行變相威逼,本身也存在違法亂紀行為。他聲稱要請律師維權,衛生部門才就此作罷,并沒有真正要執行罰款。

  楊世山經歷了痛苦不堪的十年掙扎


  從2008年第一套房子被拆到現在將近10年,由于拆遷補償過低,導致第一套房屋拆遷補償至今沒著落,造成了前怨。如今,第二套房屋又面臨拆遷,可是政府給出的兩套房子的補償條件甚至不及其他拆遷戶的一半,又造成了今天的新仇。前怨新仇導致了如今楊世山一家與政府展開了激烈的拉鋸戰。10年來,楊世山成了本地區唯一的“釘子戶”。政府不斷地給他一家施壓,各種的軟硬兼施都用盡了,可楊世山就是不屈服,他也采取相應措施積極應對,不僅請律師打官司,還自己學會上網,利用網路發帖維權。雙方互不相讓,至今僵持不下,處于膠著狀態。

  2017年11月16日晚20時許,楊世山以微信朋友圈的形式將該政府強拆事件借助網路媒體公布于眾后,當晚24時許, 楊世山家就遭遇了被鐵絲鎖門、鐵棍砸門、石頭砸窗、電線被剪 等一系列恐嚇事件。當時楊世山就撥打了110報警電話,110警務人員趕到時尋畔滋事的人員已經逃離不見蹤影。楊世山一家被鐵絲反鎖在屋里欲出不得,110的警察將鐵絲解開才得以將門打開。因為無人死亡,110警務人員做了相關的記錄后就離開了。

  這件事雖為造成人員傷亡,但卻讓他一家人遭受到心靈上的創傷,四歲女兒因為遭到驚嚇,每天晚上噩夢連連,啼哭不止。年邁的父母得知此事,整體憂心忡忡。隨著工期尾聲的漸漸臨近,類似的恐嚇事件有可能還會持續上演,老百姓的生命及財權誰來保障?女兒小小年紀純凈的心靈就被蒙上陰影,到底該誰來承擔責任?老人整體提心吊膽,背上沉重的包袱,精神備受煎熬,到底找誰申訴?

  盡管如此,楊世山依然表示會抗爭到底,不管遭受怎樣的威脅恐嚇,他相信黑暗就回到來,黎明就在前方。他始終相信冬天來了,春天就不遠了,只要堅持到底,就是勝利。

  受到這幾年來,看著周圍的房子被一間間的拆除,楊世山一家一直堅持到最后,隨著工期的推進,鎮政府已經斷了楊世山家門前的路,眼看拆遷已經迫在眉睫,可是楊世山真正的權益還沒有落實,碰到這么多糟心事,怎么能讓楊世山一家看到幸福?

  在鎮政府眼里,楊世山就是一枚難拔的釘子。“我們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為了他家房屋拆遷的事,我們多次主動要求與他商談,可他總是拒絕見面。他這樣做人太累了,但他似乎以此為樂。”接受采訪的鎮領導抱怨說。

  楊世山反映戶口莫名被空掛沒享受到村里平等待遇的事,下一步政府將進行核實,但他不能以此為籌碼提些過分的要求。滁(滁州)寧(南京)快速改擴段迫在眉睫,他就是想拖延時間,爭取補償的砝碼,爭取利益最大化。

  “拆遷人既有安置的權利,也有搬遷的義務。”如果政府滿足他的要求這對其他搬遷的居民及不公平,如果他非要一意孤行,政府最后就只好走法律程序進行強拆。當然,拆遷是一件非常敏感的事情,盡可能協議搬遷。“我們一直堅持依法拆遷、以情拆遷、和諧拆遷。”

  政府啊,請你們傾聽楊世山的呼聲
   
  
針對鎮政府的說法,楊世山給予了極力的否認。他說,作為一個普通的百姓想要的無非就是安居樂業,為了鄉鎮道路建設他也愿意配合政府的合法合情合理拆遷。10年前政府因為征地,拆了他一套房子。如今,又要拆他家另一套房子。政府給出的補償房屋面積每平方900元,商業住房每平方1400元過低。作為緊鄰大都市南京浦口,其所在區域的商品住宅房均價為每平方6900左右,拿著這樣的補償款別說買商業住房做推拿理療,就連拆遷安置房也買不起。不拆我還能靠近路邊做生意,拆了連吃飯都成問題。
戶口被改15年,房子被拆有10年,到現在政府還沒核實;他是不是想利益最大化,不是拆遷辦說了算,既然雙方都已聘請律師,一切等法院審判結果來論證。

  后記:楊世山聲言:“肖書記說的工程項目合理合法,從2016年滁(滁州)寧(南京)快速改擴建工程項目開工以來政府從未向我家出示過任何相關的征地文件,也沒有任何公示,盡管我們多次要求相關部門出示文件,可是他們始終沒有拿出來,我要的就是合法性”。
我雖然也想要房子,但為的是我的自尊,我不愿意因為司法介入而被迫簽訂協議”。楊世山說。
 

點擊進入莞訊網首頁>>

品牌介紹 | 廣告服務 | 版權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DMOZ目錄
本站部分資料來源于互聯網轉載和網友發布,如侵犯您的權益,請聯系我站客服,我們將盡快處理,謝謝合作!
Copyright © www.yvxzad.liv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莞訊網
贵州十一前三直选